下载
APP

中国文化小说网*Ⅱ作家:张明《 燕飞女侠 第四回 燕大侠探访王家村 飞侠女一怒斩山贼》 热点

中国文化小说网
认证总编 20844 作品
2024-06-09 20:24:35


MTXX_MH20240429_142542847.jpg

MTXX_MH20240517_083951163.jpg


燕飞女侠(长篇武侠小说)



第四回 燕大侠探访王家村

       飞侠女一怒斩山贼



作      者:张明

文学主编:阿紫

文学总编:玫 瑰    


images/2/2024/06/w1x3b116xttMG2GMGTtxwi33Tw63IX.jpeg

 

再说王家村一座陋室内,一位老汉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八仙桌旁,老汉的名字叫王仁善,老汉膝下一女名叫赛梅,年方一十七岁,生得如花似玉,心灵手巧,王老汉夫妻爱如掌上明珠,赛梅的美貌是附近十里八村出了名的,可不知怎么让红花峪的三寨主金少真知道了。前几天,派人把王老汉叫去提说亲事,被老汉拒绝,金少真把他毒打了一顿,赶下山,定下今日迎娶。

老汉回家对女儿一说,赛梅誓死不从,哭了整整一夜,眼看天已大亮,山寨娶亲的人就要来了,只把王老汉急的团团转。正在为难之即,王老汉的侄子王青走进屋来,对老人说道:“秉二伯父,门外有一老者要见你,说是要打听打听什么事情。”王老汉叹了口气道:“我这里心乱如麻,无有头续,打听事的他也不到别家打听去,你就叫他进来吧。”

王青到门外领了燕长江进房,燕长江抱拳道:“老哥哥在上,老夫有礼了。”王老汉一看,来者鹤发童颜,一派英雄气概,忙回礼道:“好说好说,请坐下说话,不知尊驾到此,有何事故呢?”燕长江道:“老哥哥有所不知,在下非是闲庸之辈,我乃武昌兴隆店练艺场把头,名叫燕长江。”王仁善道:“原来你就是百姓们传颂的杀富济贫为民解困的燕大侠?小老儿不知,多有慢待望岂海函。”

燕长江说:“老哥哥不必客套,我还有大事问询与你,昨天我们到了春阳镇,摆场子卖艺,因山寨人搅了场子,我率徒拜山,到了红花峪,看见几位寨主,交头接耳,鬼鬼祟祟,好象做了什么样见不得人的事。回店后,我夜探山岗,方知山寨主要娶你女儿,所以前来相问,如你女儿同意婚事,我马上就走,如是非她本愿,望老哥把肺腑之言讲与老夫,我也好给你拿个主意。”

王仁善听了燕长江一席话,不由老泪纵横,双膝跪地。燕长江连忙扶起说道:“老哥不可如此,除暴安良,扶贫救难,老夫义不容辞,请老哥把事情原尾讲清楚,不然老夫无法兴师问罪。王老汉就将被叫上山,提亲未允被子吊打,屎尿失禁。回家后女儿不从,欲寻死守节之事说了一遍。


images/2/2024/06/KpIkT5XIEzolxX9JtOkzP5iEXo9o33.webp


燕长江听罢道:“老哥哥,你也不要再悲伤了,只要有老夫三寸气在,这件事我管定了。“二人正说着,王青又来秉报,说外边有一女子品称燕飞要求见。王老汉才要传话安排叫女儿去接,燕长江拦住说道:“老哥哥不必了,此女乃是老夫之女,非比一般,闺中之秀,她生性开通豁达,不拘小节,故有女侠之称。”王老汉喜道:“大侠真有福气,有此武学出众之女,王老汉才要传话安排叫女儿去接,燕长江拦住道;“老哥哥不必了,此女乃是老夫之女,非比一般闺中之秀,她生性开通豁达,不拘小节,故有女侠之称。“王老汉喜道:“大侠真有福气,有此武学出众之女,定是大侠亲传吧?“燕长江道:“非也,她武艺乃我兄长燕长海剑客所授,武艺高于我之上。”

王老汉说道:“太好啦,又来了个剑客的徒弟,我女儿有救,我全家有救了,快请侄女进来!“随着一声“请”字,燕飞飘然而进,看到燕长江与老人在一起说道:“原来爹爹已经到了。”又转身向王老汉施一礼。

王老汉一看燕飞,一股英气,容光焕发,婷婷玉立,真有一股脱俗仙风,高兴的说道:“好妮子,好妮子,真是挂着侠客样,哪像我那丫头,哼哼叽叽的,一步挪不了四指远。”

燕飞笑着说道:“老人家取笑了。”王老汉笑道:“咋还取笑呢,是真格的呀!”燕飞问燕江道:“爹爹事情可否问明白了么?”燕长江道:“原来这般如此,我正要去找山贼算帐呢!”

燕飞道:“女儿也一同前去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燕长江:“已经如此,不知你可把那贼拿住了没有?”燕飞就将追赶柳洪章,柳发镖打她,她复又原镖打回,柳洪章假装倒地,乘机而逃。她拾镖辩认,方知是同门败类。说着把镖取出,请燕长江看,燕长江一看一个“胡”字赫然在目。知是师弟二侠胡建所授之徒,竟是个采花淫贼,心中涌起一股怒火,心想日后见了师弟定要训斥一番。


images/2/2024/06/S114Nc1E5N4470kcXX172Gj5zmxh2h.webp


燕长江又问道:“既是同门之人,更要严惩,清理门户,你可把那淫贼拿住了。”燕飞道:“我想代叔父清理门户,复又追赶柳洪章恰遇贾寿兄弟六人,贾寿讲有人在万福店行刺与你,你老追三个贼人而去,我怕你 有什么闪失,就让他们去追淫贼,我夜入红花峪,正遇他们议论娶亲之事,知爹爹来此,故而前来。”

燕长江说:“我与你分手之后,就来到这里,哪能有什么贼人?”燕飞道:“我也知贾寿爱骗人,开始我也不信,后来他说的有根有据,我也就信以为真,上了这小鬼头的当。只要他们把贼人捉到,不生出事非也就算了。”

王老汉也取笑道:“若不是受骗,贤侄女也到不了寒舍,大伯我怎能一睹女侠的风采呢!”三人正在说笑,就见王青急匆匆走进房来说道:“二大伯,山上迎亲的彩轿已到门外。”

王老汉立即敛住笑容,问燕长江道:“老侠客这便如何是好?”燕长江怒道:“老哥休慌,待我亮出兵刃,打发他们回去,我父女再去找山贼算帐。

燕飞上前拦住说道:“爹爹不可莽撞,若是那样一做,来人岂肯干休,必然是一场恶战,连累庄中不得安宁。山上知道此事,反而打草惊蛇,山贼拿不到,他们二次到王家村报复,反会害王老伯一家性命。”

燕长江道:“女儿所言,故有道理,可轿已到门,岂有空回之礼,若无人上轿,定会闹将起来。如果小姐假意上轿,哄骗,山贼众多,只我父女二人,恐难保小姐安全,除非以武解决此事,闯上山寨。”

燕飞说:“爹爹,女儿认为还是以文解决为好,以免多杀无辜。也罢!不如女儿上彩轿,让他们抬回,你老跟在轿后。见到山贼后,先好言相劝,若是他们执意不听,再动武不迟,让他们一个难逃。”

燕长江手捻银须,笑道:“还是我闺女想的周全,这叫先礼而后兵。”又对王老汉道:“快让你

女儿准备红盖头,罩住燕飞本来面目。”王老汉乐着到了后堂唤出女儿赛梅,从箱中取出红布,移动金莲,慢悠悠地来到前堂,见到燕长江父女,忙向燕长江道了声“万福”,又到了燕飞跟前,打量了燕飞一番,见燕飞,面如玉粉,眼似秋波,珠唇点点,齿白如玉,面上似笑非笑,宛如瑶池仙子。又见她英姿飒爽,不禁心生敬意。忙双膝跪地,口中说道:“妹妹叩谢恩姐替妹除奸。”


images/2/2024/06/Xqrtfd3MXdommImTt5OoDorTMWwnQD.webp


燕飞急忙将王赛梅扶起,见她虽穿着朴素,却美丽异常,光彩照人,有股大家闺秀风范,同时,也为她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的性格而赞叹。忙拉着王赛梅的手说道:“妹妹不必言谢!看你柔情似水,却有如此刚烈性格,如今为你讨个公道,也是应该。”

王老汉父女激动的泪流满面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这时只听见门外喊道:“快快上轿,不然我们就进屋抢人了!”

燕飞忙从王赛梅手中取过红布,顶在头上,口上说道:“妹妹快快回避,免被贼人看见,咱姐妹说不定还有见面的机会。”

王赛梅哭着回到后堂。王老汉扶着燕飞上了彩轿,燕长江跟在轿后,众娄罗见新人入轿,急忙抬起,乐队吹吹打打,一行人离开了王家村,踏上了山间小路。

 

金少真站在寨门外,手手搭凉蓬往山下不时地看看,自从他见到王赛梅,整天茶饭不香,日夜思念,今天他就要洞房花烛,越女会襄王,岂能不高兴。可时已近午,按理早都应该到了,他真是望眼欲穿,心想莫不是出了什么差错。正想着,隐约见一行人到了半山腰,再一细看,正是迎新队伍,他这回总算把心放到肚子里了,高兴地跑回寨内,吩咐众人出迎接。

胡祥贵、高俊青在前头走,金少真兴冲冲地跟在他二人身后。冯乐天在最后,心中有些不快,他对金少真的做法极为不满,可大哥二哥都不管,他这个做小弟的岂能管得了,只好憋着一口气,慢慢的在后边走着。

胡祥贵,看到彩轿到了山门前停下,见一老者把头低着,仔细一看,这老者不是别人,正是白天闯山的燕长江,心中暗想到“不好!”他随轿到此,定有变故。他回身看了一下三个兄弟,三人也已看清燕长江,心中不由一怔。

燕长江走到四位面前说道:“各位寨主请了。”胡祥贵忙道:“请了,请了,不知燕老者到此有何事?”

燕长江道:“寨主们休来问我,老夫我向诸位打一次麻烦,敢问诸位在此作些什么?”

胡祥贵道;“燕老英雄,我们虽是占山为王,也不过是暂且居住,与附近村庄无疑有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婚姻之事,此乃人间常情,我三弟今年已年长二十八岁,尚未婚娶。常言道“无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所以特选淑女合配良缘,今日是佳期,彩轿临山,我弟兄四人前来迎接贵客,老明公随轿而来,莫非有藤葛之系吗?”


images/2/2024/06/OeiFg9RF2leIEH919rnIT4GGII1IT1.jpeg


燕长江道:“你们嫁娶,与我燕长江一无来往,二无瓜葛,可老夫我生于三光之下,深晓道德仁义,也不是限制你们娶妻,但是可要是光明正大。岂有你们这样不讲道德的吗?强霸女子成亲,恐留千古骂名。古语道:“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知错能改方为大丈夫所为,老夫今日劝你们宁息此事,送王家女子回家,就算老夫向你们求情了,寨主能否交我这个老朋友,给个人情?”

胡祥贵听了燕长江几句话,心里暗想,好个利害的燕明公,话中刚柔,又有弦外之音,分明是仗着艺高,想干预此事。他又不说来交战,我们怎好与他动手。我也只好陪着笑脸,唐塞与他。想罢,笑着言道:“老侠客所说句句良言,我们愿意听从,但也有为难之处,彩轿现已到山寨,真要是这样抬回去,这叫好说不好听,岂不让耻笑我兄弟,还望教头高抬贵手,宽容这次。”

燕长江手拈胡须笑道:“老夫怕你们不好看,采用移花接木,把王家女子换下,轿中非是别人,乃是老夫小女燕飞。”说着向轿中喊道:“吾儿快来与众位寨主相见。”

燕飞在轿中答应一声,一纵身站到四位寨主面前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使几位寨主都愣住了。只是燕飞如九天飘来的仙女,面入桃花,眼如秋水,头戴草帽如半边月,镶嵌着两个油花发髻,顶门上一颗绒珠红戴绿,肩上飘着水红飘带,身穿箭袖英雄氅,十字绊绳束在前后胸,行动亚如奇男子,大大方方,站在当央。

胡祥贵此时已无言答对,高俊青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冯乐天一看心里暗高兴,他想看看今天的这台戏怎样收场。

金少真火冒三丈,气极败坏的对燕长江说道:“老匹夫,我娶不娶妻与你有何干系?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你凭什么要拆人之美。”

燕长江笑而答道:“三寨主,你若问我凭什么,就凭着我三支金镖,没羽飞蝗石,一口银丝五金刀闯荡江湖,杀了多少士豪恶霸,脏官污吏。我说这些,你可不要多心,我说这些只不过是笑谈而已,莫要伤了我们的和气。”

金少真见燕长江说话刁钻,不便动怒,只好转身对燕飞淫笑着道:“你为何顶替王家之女,莫非你知道某家金银巨广,富贵之极,来与某家相配,果真如此我就饶了你爹爹,我的老丈人不死,放他出山谷。”

燕飞怒道:“你金银巨广,乃不义而来,正如登楼望水,你富贵以极,证明你恶贯满盈,正象雨过浮云,寨主,你可要深晓酒色财气件件伤人,思前容易后悔晚,莫要因酒色而伤身。方才我父对你们好言相劝,倒是逆耳之言,而是苦中良药,我也奉劝与你,改恶从善,洗心革面,为时不晚,莫留千古骂名,让人唾骂……”


images/2/2024/06/Zt25I11Y9TsfCth1Stf2z2vz2S42HH.webp


燕飞的话还没说完,金少真早已气满胸堂怒道:“你也能在人前、插嘴,不知羞耻,整天不守闺训,往男子堆里钻,今天,顶替别人上花轿,是有意要来成亲,因见我貌丑 ,因此而变卦了,既然这样,寨主我早打发你算了。”

说罢,抽出钢刀往下便砍。燕飞躲过金少真一刀,又劝道:“寨主我看我看还是两伤不如一和为好,何必持强争高分,燕飞我乃女流之辈,还望寨主承让。”

金少真早已是气昏了头脑,一心想报搅亲之仇,哪能管燕飞好言相劝。一招顺水推舟,向燕飞腰间砍来。燕飞叶里藏花又让过了一刀,口中乃劝道:“寨主,绿林艺人都是朋友,何必如此下绝情。”

金少真也不答语,接着又是一刀,燕飞一闪身影,说道:“寨主,我非是怕你,是想让你改邪归正,你连进三招,常言道,再一再二不能再三,你如再要强横,我就要得罪了。”

金少真道:“哪个叫你留情,你有本事就使出来让本寨主看看。”燕飞大怒骂道:“金少真你这个恶狂徒,真不懂道理,你占山为王不知忠善,强霸民女罪恶滔天,人常说:恶人人容天报怨,至使我父女到此。今日好言相劝,你乃不思悔改,那就莫怪我无情了。”说完,哗啦啦亮出了雌雄双剑,与金少真杀在一起。

燕飞是何等了得,只见金光电闪,哪有什么人影,就听“当啷”一声,不知怎么金少真的刀早已被踢出丈外。

燕飞停招站住,口中叫道:“寨主承让了!”金少真气急败坏,急匆匆的又拿了一条枪,又来战燕飞。又战了几合,只见金光闪处,金少真钢枪从中斩断。金少真又回到队中,拿了一根大棍来到燕飞跟前,照头就是一棍。

燕飞直气的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,骂道:“山贼,你真是前世冤家,我连让你三招,又两次不杀你,你尚且冥顽不化,这回,莫怪姑娘手下无情了。”一个幻影移挪,只见雌雄二剑飞起 ,金少真的人头已滚出数尺之外。

胡祥贵一看,金少真死于燕飞雌雄剑下,不由得怒从心头起,气由胆边生,对着燕飞一声怒喝:“燕飞,你还称什么女侠,我三弟故然不法,也当宽恕,你为何下此毒手?”

燕飞刚要分辨,燕长江急忙走到胡祥贵和燕飞中间,用手一指燕飞说道:“燕飞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咱们是来劝寨主的,并非前来征战,他虽不仁,你不当不义,老父多次教你宽洪仁让,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呢?还不给我退到一旁。”

燕长江又回过头来,笑着对胡祥贵道:“寨主,燕飞她是女孩不晓事理,心毒义狠实在不该,还望寨主海涵。今天的事,寨主你也看得明白,三寨主他不该吹毛求疵,步步相逼,才有此后果。人死无法复活,还望寨主仁慈为怀,开恩放过小女,若是寨主不肯,我就当面杀了小女,叫她为三寨主偿命,你看如何?”

胡祥贵见燕长江说的句句在理,心中的气烟消云散,笑着答道:“大侠不要再说了,今天的事完全怪我三弟,燕女侠几次相让,他仍然执迷不悟,实属自寻死路。武林与我们绿林好汉是一家,也不必再提偿命的事了。”

回头吩咐娄兵,把三寨主的尸首抬下,以便安葬。娄兵有人抬手有人抬脚,一个娄兵从旁边提起血淋的头,用红布包好,送进寨中。

胡祥贵见娄兵收拾停当,对燕长江说道:“燕大侠,我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燕长江道:“寨主有话请讲无妨,燕某愿闻其详。”

胡祥贵道:“我可不是与老英雄动手较量,久闻你老三支金镖,一口银丝五金刀,没羽飞蝗石打遍南七、北六十三省,不知究竟是怎样玄妙,故此,要见识见识,不知老教头肯赐教否?”

燕长江知胡祥贵表面不露声色,心里还存有郁气,不卑不亢说道:“大寨主,燕某所为娶亲霸女之事而来,如今三寨主已死,无人追究此事,兵凶战危,有什么好处,老夫年事已高,两眼昏花,学的功夫早以荒疏了,大寨主,你就承让了吧?”

胡祥贵不依不饶说道:“我不妨对明公明言,三弟死在你们之手,我要不奉陪走上几趟,难免外人说我无情无义,背后骂我。我想好歹与老英雄走上几趟,输招落败,也好遮人耳目。”

燕长江道:“寨主,你真乃英雄义气也!你与三寨主有八拜之交,岂能叫他白白死亡。如今要与老夫走上几趟,遮掩众目不为不当,你我交手有言在先,我若胜你只点到为止,不会伤你性命。你要胜我,我从此不再江湖,立即返乡。”

胡祥贵道:“如此请亮兵器吧!”说罢,二人战在一处,只杀得难解难分。燕长江一心想早日息事宁人,不想再战,用手从兜囊中掏出一块飞蝗石,口中叫道:“寨主,老夫飞蝗石奔你右腿来了。”声音刚落,只见胡祥贵摔倒在地。

燕长江道:“各位寨主,若有想较量的请前来,老夫决不加害。”高俊青见胡祥贵受伤,燕长江仍寨前叫号,心中愤愤不平,深恨燕长江父女搅了红花峪的安宁,可眼见大哥的武艺在他之上,尚且败北,自己要再交手只是自寻其辱,眼下想报此仇已万万不能了,他决心弃山而走。

临行前,他将胡祥贵和冯乐天叫到身边,说道:“大哥,四弟,今天的仇是无法报了,大哥的身手都有不敌燕长江,就是我和四弟一起上,也无益于以卵击石,今日高某另寻机会,并非我高俊青贪生怕死,弃山潜逃,苟且求安,而是要成就大事。常言道:‘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’日后,大哥、四弟自明吾心,俺就此下山去了。”说完报胸一拳,扬长而去。

冯乐天叫道:“大哥,你看二弟昂然下山,一定心怀他志,嘴上虽说不怕,其实已是胆怯。小弟即使身手不及大哥,无论如何,也要走上几趟,会他一会儿,然后见机行事不晚。”

说罢,回头叫道:“燕老明公,冯乐天不才,与你会上一会。”燕长江见冯乐天来到面前说道:“四寨主, 老夫有何言指教?”

冯乐天道:“老明公你女儿燕飞杀死我三哥,你战败我大哥,我二哥求安下山逃走不知去向,我虽武学不精,也要与老明公领教几招,以便长长见识。”

燕长江道:“四寨主,老夫知你是明事理的人,我们上山是为霸亲之事,与你无仇无恨。小女失手血刃三寨主,老夫也觉得有所感叹,你又何必要兵戎相见呢!只要寨主你心平气和,燕某立即离开贵山,你们仍安然自在,过着美满的山寨风光,你是何乐而不为呢?”

冯乐天道:“燕老明公,事大莫过于理,我三弟行事不端,不但老教头不愤,就连我兄弟三人也是不满,可管之不听,也只好重义气而不拘小节,任他而去。老英雄进山论理,不能光看他一个,难道他就应当死吗?”

燕长江道:“四寨主即把话说到这份上,莫说燕某护短,你也心明肚知,燕飞与他交手后,让之再三,怎奈他不知进退,苦苦相逼,我女才不得不痛下杀手。”

冯乐天道:“他的行为死而不论,可我与他有金兰之交,眼睁睁看着他死了,我却置之不理,难免天下人人咒骂,说我不仁不义,因此我暂且与老明公走上三、五回合,挡挡外人耳目,难道老教头就忍心让我在金刀下而亡吗?”

燕长江道:“听你之言,你真乃君子也。如此,老夫就与你比试一番,寨主只管着力拼打,若伤到我衣物皮肉就算我输了。我若伤你,决然点到为止,若老夫伤重与你,我就是匹夫之男。”

冯乐天带笑道:“我也不过虚战几合,绝不会伤害你燕老英雄。”冯乐天嘴上虽然讲着仁义话,心里却存着杀机,他想万一侥幸把燕长江杀了,再杀了燕飞,我冯乐天一则多显耀 ,二则替我三哥报了仇,想罢一抖精神,举剑与燕长江杀在一起。

二人战了未及十合,燕长江取金镖在手,说声“着”金镖已从冯乐天发根穿过,将帽子打落在地。

燕长江道:“冯寨主你承让了吧!”冯乐天一抱拳说道:“老明公真乃侠义之士,不伤我性命,是指教我成人,我冯乐天学业不佳,技不如人,但良心尚在,自知武学在明公面前百不及一,今朝看破身在缘林终是苦恼。”

回头又对胡祥贵说道:“大哥,老明公刀下不伤我的性命,恩同再造,我不能再恬不知耻,自逞其能,从今以后,缘林中就再无我冯乐天了,咱们弟兄青山不改,绿水常流,他年相见,后会有期。”说罢转身就要离去。

胡祥贵忙拉住冯乐天手说道:“四弟且慢走,愚兄有话要说。”冯乐天流着泪道:“哥哥有何话说,小弟洗耳恭听。”

胡祥贵道:“咱哥四个走死逃亡,你再一走,剩我一人还有什么意思,哥哥我还有几句言词对老英雄讲明,咱兄弟一路而去。”

转身对燕长江道:“燕老英雄,只因我三弟一人,山寨只落得如此地步,红花峪顷刻瓦砾冰清,他三人走死逃亡,剩下我一个有何着落,我打算我与四弟一路而去,今日就将山上余资收拾一下,遣散娄兵,他处置买田园享受安乐,永不在缘林出没了。”

燕长江双手一拍:“好啊,这才是英雄所为,你二人想归隐田园,渔樵相伴,故然是好,依我看到不如占此山峰,招兵买马,除奸行正义,从今后兄弟二人更要多亲多近,广交四海英雄,光耀山寨,岂不是好?”

二人道:“老教头不必再奉承与我们,我二人就要告辞了。”


images/2/2024/06/EmmF9911fMjJHj1m7Frk2mGj92a9Fj.webp


 燕长江道:“且慢,!”回身叫道:“燕飞我儿过来,见过二位寨主。”这位是大寨主胡祥贵,这位是四寨主冯乐天,二位寨主年龄与你相仿,今天就算认识的新朋友,以后,你们还有见面的机会,一定要坦诚相见,多亲多近。”

胡、冯二人对着燕飞说道:“侠女不但武艺超群,宽容仁义,且疾恶如仇,令我二人敬佩。”

燕飞笑道:“二位寨主过奖了。” 四人正在谈笑,忽见对面林中飞来一箭书,正好落在四人面前,燕长江拾起拆来一看,书中写道:“字奉卖艺人武场把头燕长江知悉,因你艺高性傲,红花峪欺人,自知武学不敌,潜伏下山。约会众友到万福店内劫取高徒文凌银。明人不做暗事,因此传书尔悉。如要索取文凌银,可到决户峪内,要问何人所为:“高山常行走,俊杰数我能,青酒红人面,盗人斗英雄。”

燕长江看罢,紧锁眉头,低头不语。心中想到:这是何人与我结仇,万福店内盗走文凌银,难道几个小弟兄未看见,如战盗贼不过,也应送信与我,反使贼人得逞,下书辱我。这是我自作自受,已同九沟十八峪结下冤仇,既然知已去决户峪,就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,不怕他尸山血海鬼哭神愁。燕长江正低头思考,只听燕飞喊道:“爹爹你看,对面林中有人探头探脑,待孩儿拿他一问。”

言罢,一跺双脚如离丝之箭,直奔树林而去。

须余功夫,燕飞返回山寨对燕长江说道:“爹爹,孩儿适才去追赶贼人,那人好快的身法,我追到山头,他已到在南岩,我到南岩,他已到在山腰,我追到山下,那人入了一片大水,我怕有埋伏,未敢再去追赶,故而回来。”  

燕长江回头问道:“二位寨主,那边大水叫什么地方?决户峪又在哪一方呢?”二人答道:“那水叫滚水潭,常年旋涡处处,水深无底。那决户峪是九沟十八峪中最为险峻的一个所在, 众峪之中,三面环山,峰陡岩险,无有道路。一面是水,有一个千斤闸相拦,若有本峪的人出入,绞起千斤闸,若是不绞起闸万夫难入。”

燕长江道:“如此利害的去处,不知可有其它路线到达决户峪?”胡祥贵道:“只有一条路,从这里往南走到松江峪,由松江峪往西走二十里地的长沟,出沟就是方园四十里的松江湖,远望西南最高的山峰,就是五十寨总辖寨主韩忠所占的那座藏峰山谷。过了藏峰峪再走二十里的山洞,才望见决户峪的山影。”

燕长江听完,对着燕飞说道:“女儿,你可听到了吗?若不打破松江峪,就难到决户峪,别的还在由可,愁之愁这藏峰峪如何得过?这真是一潮才平一潮又起,可恨他们弟兄几人,不知哪里贪玩,被人盗走了文凌银。”

燕飞道:“爹爹休要恼怒,我想事出有因,我追赶柳洪章,遇见他们,贾寿谎话,把我骗上山,我让他们捉拿柳贼,一定是遇到了麻烦,也未可知,不然怎会不来送信呢?”

燕飞一席话,提醒了燕长江,心中暗说:不好!他们弟兄几个年轻气盛、贪功,必然遇上了劲敌,不是被杀,就是被擒了,文凌银又被人押入了决户峪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真让燕长江犯了难,好再他是久闯江湖的人,此刻,他拿定主意,当机立断,要独闯山过寨,打探文凌银的下落。

转身对着燕飞说道:“事以至此,趁着夜深人静, 刻下我就去探山,偷偷绕过松江峪,再过藏峰峪,直到决户峪。”

燕飞忙说:“爹爹不可,你一人前去,孤树不成林,依儿之见,还是先回房中问明原因,文凌银的事急,其余几位小兄弟的事也不为小,还须分个轻重缓急才是。”

燕飞复又带笑对胡祥贵、冯乐天说道:“大寨主,四寨主,咱们是不打成交,往下就不用再说了,敢问这书信后面四句诗是隐着何人?寨主要是知晓,何仿讲明?”

胡祥贵,冯乐天两人看了一眼字迹,说道:“燕老明公,论理我二人不当明言,但是关系到我们,我就直言相告吧。此诗乃是一首藏头诗,每句的头一字连在一起就是”高俊青盗“四字。因老英雄这等高情,我兄弟俩暂不回家,再此候上几日。去松江湖这里有船支相送,再有不明之处,我二人从中相告,让老英雄早早而去。”

燕长江道:“如此燕某就多谢了,我们暂且回店去了。”

这正是:心善感动天与地,义诚山林迂故知。


预知后事如何 且看精彩下回

 

images/2/2024/06/y3mxdb5Bz5BM59838m5gxx0jJ9ssU2.jpeg

images/2/2024/06/tWHASTAA53tt3tnKcd3HwTht3s335N.jpeg

images/2/2024/06/y6MAYYy6dwzS5WxW8ghH6YugYNS5cy.jpeg

MTXX_MH20240222_142935465.jpg

MTXX_MH20240222_143435918.jpg

images/2/2023/07/xLI6X1jXJNxx11u5kxK66khP11hJNU.jpg


images/2/2023/03/X6ZKt6krU89i9JZkHU1P6ryKxIRpgK.jpeg



频道:
专题:
生成作品海报
点赞作品
观看15s视频完成点赞助力++,发现更多新奇特
让视频的内容成为话题,让品牌仿佛您身边的朋友
阅读 2.8万+
点赞 131
更多
  • 广告
    评论 暂无
    发表评论